首頁 > 信息動態  > 解決方案
沙漠太陽能計劃:洲際能源的統籌協調
來源:雲南太陽能公司 發布時間:2018年10月07日
太陽能加盟:非洲與歐洲距離較近,並且存在統籌考慮北非太陽能發電基地送出通氣候差異,負荷特性互補,聯網經濟道的建設,發揮北非太陽能發電基地效益明顯,具有很好的聯網條件。北的作用,更加有效地利用風能和太陽非地區可再生能源資源豐富,負荷規能等清潔能源,優化北非和歐洲的能模遠小于歐洲,非洲和歐洲聯網可以源結構。目前,北非太陽能發電基地建設及向歐洲輸送清潔電力,已成立相關的開發機構——沙漠産業行動計劃公司,並開展了詳細的研究和策劃。北非與歐洲電網互聯問題,已有很多相關研究,如沙漠太陽能計劃等。北非地區的摩洛哥、阿爾及利亞、突尼斯、利比亞、埃及等國的太陽能發電基地到歐洲電網南部的距離,從直布羅陀海峽通過僅爲幾十公裏,最遠的也不超過1500公裏,跨洲電網互聯的地理條件優越。
雲南太陽能公司
太阳能加盟:2009年,欧洲与非洲有关企业和机构达成了在北非撒哈拉沙漠地区建设全球最大太阳能电站的沙漠太阳能计划。计划投资4000亿欧元,于2050年前建成,通过穿越沙漠及地中海的输电线路向欧洲提供每年所需电能的15%。这些机构共同成立了“沙漠产业行动计划公司”,旨在号召更多的公司及团体加入到沙漠太阳能计划项目当中。初期,参加该项目的企业包括德国能源巨头E.ON能源集团、RWE能源集团、德意志银行、慕尼黑再保险公司、ABB公司、西班牙Abengoa Solar公司、阿尔及利亚Cevital工业集团、沙漠太阳能计划基金会、德国北方银行、MAN Solar Millennium公司、美斯威尔公司(M+WZander)、肖特太阳能以及西门子公司等,但也有一些企业和机构因各种原因退出。沙漠太阳能计划建设太阳能电站的主要地点是摩洛哥、突尼斯和阿尔及利亚。其中摩洛哥计划于2020年建设发电容量为200万千瓦的太阳能电站,突尼斯计划于2030年建立總容量为470万千瓦的太阳能电站,阿尔及利亚计划于2030年实现1000万千瓦的清洁电力出口。

太陽能加盟:在撒哈拉沙漠地區發展太陽能發電,必須解決一個重要問題。太陽熱能發電與常規火力發電一樣,在蒸汽通過汽輪機後需要大量的冷卻水使蒸汽凝結。每生産1兆瓦時的電能大約需要消耗3000公升水,而在沙漠地區要找到這麽多水不是件容易的事。如果要在撒哈拉沙漠中建設一座這樣的太陽熱能發電廠,預計每年每平方公裏面積能夠生産約12萬兆瓦時的電能,但也相當于需要3.5億公升水。撒哈拉沙漠下有世界上最大的蓄水層,然而地下蓄水層的水源是在地質構造時形成的,屬于非再生資源,無法通過雨水補給,而且利用這些水資源的成本十分高。缺水問題,是沙漠地區發展太陽熱能發電的主要瓶頸。如果太陽熱能發電廠采用空氣冷卻的方法,那麽用水量就可以減少90%。但是,因爲空氣冷卻的效率要遠遠低于水冷卻,發電站就需要更大的面積和更多的鏡子才能彌補資金和運營上的損失。使用空氣冷卻有可能使發電廠成本提高10%以上。

此外,北非太陽能開發及電網互聯的另一個問題是建設成本過高,大規模的太陽熱能發電站在這方面顯得更加突出。西班牙的太陽能熱發電站每年生産1千度電能的成本是1670歐元,而在北非建設太陽能電站的安裝成本使這一數字增加了一倍多,達到4000歐元。據測算,與火力發電相比,沙漠太陽能計劃至少在20年內沒有競爭力,而在這20年間,該計劃就需200億~500億歐元的投入,與德國政府20年內在全國鋪設光伏板的成本大致相同。經濟性問題已成爲北非太陽能開發的重要障礙。

太陽能加盟:複雜的政治問題是沙漠太陽能計劃又一需要關注的問題。北非電網互聯及太陽能開發計劃,涉及利用非洲國家甚至亞洲國家的土地爲歐洲國家發電這一問題。沙漠太陽能計劃中,北非地區和中東地區三分之二的太陽能資源位于阿爾及利亞、利比亞和沙特阿拉伯。歐洲國家像美國一樣,都希望未來都能減少對遙遠地區的能源依賴,因此想通過該計劃減少從沙特、伊朗和伊拉克的石油進口。尼日利亞可再生能源公司已經建立了一個名爲“Desertec-非洲”的組織,以促進利用非洲的太陽能爲非洲國家自己造福,並計劃在非洲國家間遊說以確保非洲的太陽能資源能留在非洲。

雖然沙漠太陽能計劃面臨著諸多技術上和政治上的障礙,但是如果該計劃成功實施,那麽效益將會是巨大的,它將促使化石燃料退出曆史舞台,使可再生資源成爲歐洲的主要能源。而這一計劃實施過程中遇到的問題,對構建更大範圍的能源互聯網有著一定的借鑒意義。

全球能源互聯網作爲一個複雜的國際合作項目,地緣政治、組織協調、商業模式、政策保障等都是其在推進過程中需要重點關注和解決的關鍵性問題。全球能源互聯網的構建涉及到不同國家政治、外交、經濟等方方面面,必須構建有效的國際合作機制,解決需要統籌協調的各方關系和各種問題。作爲一個全新的理念,全球能源互聯網不僅對各國配套的政治、經貿、監管等方面政策措施提出新的要求,需要出台配套相關政策措施爲規劃、建設和運行提供政策支撐;同時也對電網互聯的商業模式和運行模式等提出了新的要求,既要把握國際合作的普遍規律,又要考慮電力的技術經濟特性。全球能源互聯網的推進需要相應的制度框架保障,這也是一切技術經濟活動向前推進的前提。

相關文章